三云匣

缅怀过去是没用的,人要向前看。

【麦藏】论告白的正确姿势。

CP:编辑麦×作家藏

「他们属于暴雪,ooc属于我/一见钟情/双向暗恋」

*投喂给自己的的小甜饼(……)

文:

麦克雷现在很苦恼,他觉得自己需要帮助。

“你在苦恼什么?”办公室里,坐在对面的莉娜探出一头柔软棕发询问,膨开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摇摆了两下,“从你昨天见了趟半藏后,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来自英国的活泼女孩用脚一蹬地,连带着身下轱辘的工作椅拐了个弯绕过隔板来到麦克雷身边。

“亲爱的杰西·麦克雷编辑,”她包含八卦和好奇的兴奋目光粘在麦克雷留着一圈青黄胡茬的脸上,“请和我讲讲你的经历吧!说不定我可以帮到你。”英国姑娘说得一本正经,然而麦克雷知道她只是想听八卦而已……

麦克雷默默扶额,他要怎么开口呢?无奈地叹了口气。

想起来,半藏是他大学时候的助教老师。

那个时候自己大二,莱耶斯教授病假后(麦克雷知道这个黑皮拉美人肯定不是因为生病请假的)学校派来一个年轻的助教老师——这就是杰西·麦克雷与岛田半藏的初遇。

那时候的半藏其实不比他们大多少,但是明显一副老成模样。麦克雷还记得半藏第一次走进空旷的教室时,连日光都变成了耀眼却温柔的聚光灯,讲台则成了宽广的舞台,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辉煌金碧下,踏在麦克雷震颤的心尖。而自己是坐在观众席里渺小仰望的那个人。

捆绑仔细的黑发柔顺地流淌在他的肩膀和背脊上,亿万年方能凝结而成的琥珀静静躺在他的眼眸里,在日光灯下泛着春日野穹的浅淡光辉。浓密纤长的睫毛在他眼下投影出一片阴影,在眨眼间化成展翅的蝶跌跌撞撞飞进麦克雷眼中。

“你们好,”他的声音清脆而沉稳犹如化开一路晨雾的东鸟,“我是你们的助教老师岛田半藏。”

麦克雷都能听见教室里传来的惊叹声。他知道这群人在想什么——他左边隔着三个座位的金发碧眼小哥悄悄吹了个口哨感叹:“身材不错啊。”

——看来这个教室要热闹了。

麦克雷又一次去拜访了半藏,以一个催更的编辑的身份。

“你好……啊,是你啊——麦克雷。”半藏站在门口有些睡眼惺忪,宽大的蓝色恐龙睡衣套在他身上显得分外可爱,麦克雷站的笔直眼光则不自觉的将半藏扫了个遍顺道无声的咽了两口口水,“……请进吧。”半响半藏才想起请他进去,他拉开门侧身让道。麦克雷站在地毯上,小心地道谢。他熟练地走到宽敞的客厅,正午时分的阳光毫不吝啬地铺满整个空间,传统的日式家具在光线照耀下散出植物特有的生机勃勃。麦克雷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半藏为他倒了杯水,然后就去卫生间洗脸刷牙。

他还保持着那点细小的强迫症。麦克雷注意到书架上排列的书卷杂志整整齐齐,按内容与颜色分类,一眼看上去就与岛田半藏这个人一般赏心悦目。

书桌上铺着一张张字迹整齐的手稿,笔记本还泛着白光。麦克雷环视一圈后就被半藏踏踏的脚步声吸引了注意力。

“来催稿?”半藏明知故问。

“是的,明天就是截止日期了,”麦克雷端正自己身为编辑的态度,发誓自己刚才绝对没有偷看对方敞开的衣领以及光洁的胸口,“这次的新书《Horizon(地平线)》*即将完结,主编说这次的工作赶完,会特例放一批作者和相应编辑的假。”

麦克雷抬头直视半藏的眼瞳,那一潭湖水清澈,在光芒中被镀上灿烂的银辉闪闪发光。亦如五年前,无数次在课堂上,生活里亲近的美丽。

麦克雷心里默默祈祷了一下——即使他实则是个无神论者。

“没有信仰可不会奏效的,麦克雷编辑。”大主编,杰西现在的导师,他的上级,他最尊敬的人——安娜·艾玛莉嘬了一口红茶,微笑着凝视着麦克雷纠结成一团的脸。

“我从莉娜那里听说了你的故事……一部可怜的单恋,不过不用怕或许我们能够帮助你呢。”

一瞬间的错觉让麦克雷突然有一种这个人不是他尊敬的安娜女士,而是同办公室里得知他(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恋情而惋惜同情的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们。

哦他怎么忘了,八卦是人的天性……尤其是这么一个可怜的单相思的年轻小伙子被摆在她们面前,不拿来消遣一下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此时此刻麦克雷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无比错误的事,他不应该相信莉娜能够帮上什么忙的。至少不要弄得人尽皆知啊。

麦克雷一想到这点就痛苦地捂住了脸。

“你怎么了?”半藏看见麦克雷似乎低头捂脸,状似不舒服的样子,立即伸头靠近关心地询问道。

麦克雷从指缝中偷看半藏,面前人还是如同当年圣菲泛尘却温暖的日光般温柔地注视自己,就不由地羞红了脸。即使隔着一板矮小的木质茶几,麦克雷也能够嗅到他身上散发的清新的似墨如茶的清香。

“我没事。”麦克雷颤巍巍地回答道。

——倒是你半藏,你的衣领开得太大了啊。

“斯维特拉娜·亚历山大德罗夫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实际上一位白俄罗斯的调查记者、非小说类散文作家,她用俄语写作……”半藏严谨又风趣或者说他有着与他本人并不相符的少量幽默感。比起他待人处事的一丝不苟,他的课堂可要有趣不少——起码为了他的火辣身材、出众脸蛋,大部分学生都不会睡觉。麦克雷用笔头倒到泛黄的木质长桌面,他有点心不在焉。

如他所料,自从岛田半藏到来之后,这个班级的人数成直线式上升,堪比高中的自由落体运动的速度图像。

要是能预料到下次考试的题目,麦克雷觉得自己会更开心一点。而不是预测对这么荒唐的事。

本来半空的教室变成了半满,哦也许不止,麦克雷看见陆陆续续偷跑进来,说是听课实则为了一赏美人的家伙们。他恨不得把他们全部拉到家乡圣菲的决斗场来一场惊险刺激的西部牛仔决斗。

“半藏是你们这些人能窥探的吗?”麦克雷很想把这群贪图美色的家伙们踩在脚下然后一顿教训,可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教训他们的资格。

——因为他只是半藏教导下的一名学生,并且自己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

与其说麦克雷没有勇气,不如说是现实打消了他激情的念头。

他见过不下十人向半藏表白,从男到女,貌美学姐有,事业小成学长也有,甚至是他认识的另一位教授更有——不得不说他们都勇气可嘉。反正至今为止,麦克雷就没见过哪个人告白成功过。为此麦克雷又欣慰又害怕。

欣慰的是半藏至今单身,他还有机会;害怕的是自己去告白被拒,该有多尴尬……一想到半藏可能会对他露出饱有歉意或是厌恶嫌弃的表情,麦克雷心都要坠落在极寒中窒息而亡。

总之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你尽管告白,能成功算我输!

“这张——”半藏投影在模板上一张写满资料的PPT,“你们记录……或者照下来吧,我知道你们大部分人懒得动笔。”

倏地所有人整齐地掏出手机拍照,比当初莱耶斯教授怒吼下地回答还整齐。麦克雷也拿出手机对准了泛着青光的巨幕,可是站在一旁的半藏却成了他照片里的主角。麦克雷透过手机摄像头观察着半藏的一举一动,看见他环视教室一周,看见他转头望向自己,看见他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方向——

应该不是偷拍被发现了吧。麦克雷心里瞬间咯噔一下。他斜眼看了眼坐在他旁边的女生的手机屏幕——只有半藏一个人出现在照片里。

好吧,说不定是发现了这个女生赤裸裸地视线呢?

麦克雷安慰自己道,他松了口气却又小有些失望。他早该知道岛田半藏有多火辣,有多受欢迎。就这个学校,他怀疑喜欢半藏的人都可以从西楼宿舍排到东部食堂,从僻静狭小的南大门排到灿烂炳焕的西大门,甚至是占满西雅图的先锋广场。

单相思的麦克雷一时觉得自己情路坎坷。

半藏的速度比麦克雷预想的还要快,半壶茶的时间。厚厚一叠手工原稿与Word文档全部传输完毕,这预示着麦克雷可以带着价值高昂的纸张离开了。

他有点依依不舍,或者说他想赖着在看一会儿岛田半藏。

踌躇间,半藏再次来到麦克雷对面的沙发上,原本白烟袅袅的暖茶散失了温度,浅青的嫩茶坠入杯底。麦克雷的目光透过橙黄的茶水,漫无目的地遥望。他与他的距离像是隔着海洋,隔着悬崖,隔着时光,隔着三个沉重又鲜活的单词,麦克雷张了张嘴,倏地又转而闭上。满室只有钟表跳动的声音,提醒着静默。

「“我觉得,如果你要追求岛田先生的话……告白时机很重要,”莉娜绘声绘色地说道,简直如同新来的老板助理振振有辞又喋喋不休,可麦克雷必须端坐着仔细听她传经,“像我追我家艾米丽的时候,我可是在迪斯尼,面对最棒的摩天夜景像她告白的。我听说岛田先生现在三十出头依然单身,这可是绝妙的机会啊!麦克雷,去见你喜欢的人,去做你想做的事,就把这些当成你青春里最后的任性。”

“而且不有一试,你怎么知道成不成功呢?”

俏皮的英国小女孩对他眨了眨眼,玻璃水晶般迷人的瞳孔在麦克雷眼前放大又放大。也许她说的不错,他必须要去试一试,无论结果如何。

——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

一杯茶下肚,岛田半藏看着麦克雷摩挲着手里的玻璃杯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打算好心提醒他一下。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发声,一时又同时沉静。刚冒出水面的话语又缓缓沉入沉默之海,徒留一圈圈荡漾的水波。

“你先说吧。”半藏开口打破沉默。

麦克雷注视着半藏的眼睛,看见他抬眼即将与自己对视之时又撇开看向别处。

“杂志社这次,选择独立游…老板说报销。有两个前往西雅图的名额……你去吗?”麦克雷感觉自己已经不会讲话了,每一个单词都变得零碎,每一口气都是他肺里的最后一口。他必须小声的绵长地呼吸才能抵抗扑面而来的窒息感。麦克雷也不知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小心翼翼,如同经历漫长世纪,在人间漂泊。

就在麦克雷已经做好被拒的准备的下一秒,半藏的“好”字出现在他独自神伤的世界,灌输进大量氧气拯救了岌岌可危的灵魂。

麦克雷的眼睛里爆发出阳光的色彩,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他多想扑上去给半藏一个厚重的拥抱以抒发自己的激动。

半藏抿唇一笑,灿烂如千万樱花盛放。他嘬了口茶,笑道:“你一点都没变,杰西·麦克雷。还是一副傻小子样,年轻活力,沉不住气。”

麦克雷:“……”

“不过,”半藏放下茶杯,端坐着对着麦克雷微笑,像一位久不见面的友人,“看见你现在还是这么年轻有生气,我很欣慰。我们也是好久没有见面了吧,有多久,五年还是六年?”

“是五年零三个月,半藏。”

半藏其实并没有教那么久,可能零零散散只有一个学年。

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来的悄无声息,去的也悄无声息。如果不是真实的记忆存在,麦克雷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场巨大又滑稽的美梦。

“岛田老师,辞职了。他有自己的打算罢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杰西同学?”

像是晴天霹雳,麦克雷道了声谢谢后飞奔出了教务处。窗外是皑皑白雪,压在蛮横的梧桐枝丫,刺骨寒风透过走廊拍打在麦克雷脸上。他紧了紧深红的围巾,落寞地走在通往宿舍的路上。

他突然想起自己无始无终的单恋是那么可悲,只因为自己是个没有勇气的胆小鬼。

麦克雷的舍友看见他仿佛失恋一般的落魄模样好心地念起了不知从哪本情感杂志上摘录的话语:“如果喜欢谁,就满世界去找她,别等她来找你,她可能也在等你……别让她等得对你失望了。如果你喜欢的人要嫁人了,就跟她表白一下,就算为此要把她婚车的车胎打爆也没什么,这是你说出来的最后机会。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没价值,连陪葬品都算不上。”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原来这么文艺?还有,你这是没表白的版本好吗?”另一位室友调侃着还吹了个口哨,“看你这模样,我怎么不知道你有恋人。白可惜追你的那群妹子了,连身为你舍友的我都不知道你有女友。”看他幸灾乐祸的嘴脸,麦克雷无语。

他的脑海里播放着微小又深刻的记忆,零零散散全是岛田半藏的影子,耳边只剩下他的声音。他想起半藏靠在窗沿,望着秋叶片片,笑着与他谈起了芬兰艺术家安迪·莱提宁,“……我也想在海上搭一座漂浮的岛,种着一棵松树,在清晨与你见面,黄昏落日时分别,慢慢划桨,开始旅程……”

杰西·麦克雷第一次开始讨厌这样瑟缩如兔的自己。他捂着脸痛苦地倒在床上,枝头扑簌下几片雪,零零星星在他眼前炸开,像是冷漠的嘲笑。

“我好想再见他一面——”

「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我的喜欢。」

西雅图是华盛顿州的一座海滨城市。

麦克雷和半藏一同站在派克市场,这里的人群来来往往,他们站在原地思考着接下来该去哪。

夕阳红日仿佛被束缚规曲为完整的圆,半藏站在街边他们已经在这里逛上起码超过3个小时了——就同导游书上说的一样,走到任何地方闲逛,特别是墙上的一个大洞,足以令人目不暇接。

“虽然他们推荐我们去‘粉红门’*但我觉得我们找不到它……”麦克雷讪讪道,“他们是意大利菜,据说番茄烤面包味道不错。”

“我想……”半藏蹙眉,他打开了手中的《贴心手册》,半响才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去先锋广场看看。”

“那个西雅图最古老的社区?”麦克雷侧头睨望半藏的脸,黄昏成为了他的陪衬。无意识的,麦克雷想起了自己曾去过的教堂,带着翅膀的天使雕塑与伫立的十字架,安静的修女与威严的神父。年少的他对于这些富有历史感与神圣感的东西没有什么鉴赏力,但是却由衷地欣赏和喜欢那些带有宗教色彩的美丽事物。

然而此刻,他却觉得站在这里的半藏犹如神明降临。不,或许一直以来,半藏都是他爱的神明,从未动摇。

餐厅“萨鲁米”意大利语“腌肉”的意思。因此这家餐馆以加工肉制品闻名。当半藏带着麦克雷走到这里时,餐馆门口已经排上很长的队伍了。

“我以为只有中国会有这么长的队伍……”麦克雷有点绝望,可能他们要没地方吃完饭了?

“你想吃吗?”半藏问到,他倒是对这种排长队的餐馆很有兴趣,“名声在外的餐馆可不是徒有虚名。你说呢?”

好吧,麦克雷有拒绝的权利吗?

坐在先锋广场的长椅上,仰头望向漫天弥散的星辰点点时,又两个小时消失了。

西雅图的摩天轮在麦克雷眼中一圈圈缓慢轮转。

“现在几点?”吃到走不动路的麦克雷先生有气无力地问道。

“正好8点35。”

“天!这么晚了!?”麦克雷激动地从长椅上跳起。他计划里可是要坐着摩天轮,在最高点向半藏告白的,“现在去摩天轮那里不就关闭了吗?*”

哦,耶稣玛利亚啊,你们是诚心不想让我告白吗?

“是呢。”半藏起身,与麦克雷并肩站在璀璨灯光下,西雅图夜晚的华光像是带着白日未散尽的温度。夜晚灯火伴新辉,如梦似幻。

也真的似梦似真。

“既然不去摩天轮了,”半藏在一圈圈光晕陪衬下逆光面对麦克雷,他的唇角似乎上抬了一丝弧度,像是微笑,又好似麦克雷一瞬间的错觉,“陪我去班布里奇岛吧。”

站在轮渡甲板上,麦克雷还是有点迷糊。他有点不知所措。事态与他预想的一切完全不相同,在麦克雷的计划里,他会带着半藏去往西雅图的制高点,在星光璀璨之处来一场盛大的告白,而不是离着西雅图越来越远,前往幽静的班布里奇岛。

半藏站在麦克雷旁边,双手支撑着眺望远方。喃喃道:“就快开始了。”

“什么快开始了?”麦克雷好奇的询问道,或许今天不适合表白,不过能与半藏像度蜜月似的环游西雅图已经足够令他开心的。

“烟火啊——”就在半藏缱绻的尾音还在麦克雷心上环绕的刹那,从摩天轮四周,以它为中心开始绽放绚丽霞光,黑夜被染成白昼。幻彩炫光映照在半藏与麦克雷的脸上。

“杰西·麦克雷,”半藏转身面对麦克雷,他琥珀似的瞳眸在光下闪耀世间最温柔的光芒,从他口中吐露的词汇迎合一声声炸裂的声音,“我喜欢你。”

这个世界在梦幻的霞光中绽放,比太阳还刺目耀眼。

麦克雷觉得自己仿佛渡过了长久的时光,伦敦钟声,巴黎幻象,京都红枫……世界上所有的美丽全在他眼前交叠。他看见星辰在他的世界落下,点缀成不朽的诗篇。

——啊,被抢先了呢……

麦克雷在世界的衬托下拥抱了半藏。获得胜利的巨大喜悦,也不及你拥抱我时的万分之一

他期待已久的结局,如果是梦也足以。不过好在,这是现实,真切到令他以为身处梦中。

“被抢先了,我也要告诉你。”

“半藏,我爱你。”

烟火在他们头顶照耀,整个世界都为这一刻绽放他的美丽。

麦克雷低头吻上半藏的唇,他千万次梦见的缪斯。

——想对你好,希望你能活在温暖的阳光里,正直,谦逊,纯真,勇敢,去爱或被爱,不必祈求得不到的东西,不必提前经受生活的磨难,而我来守护你不可救药的浪漫和理想主义。*

END.

小番外:
麦克雷问半藏:你那个时候怎么知道,我喜欢你的?
半藏瞥了他一眼,淡笑着说道:你上课偷拍我,我都知道,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麦克雷:……(被发现了。)

注:
*半藏写的书名是瞎编的(x)
*粉红门餐厅门口没有标识,只能靠玫红色入口找到它。它有有创意的意大利餐菜
*摩天轮关闭时间纯属编造(x),就当是全世界都为了他们能告白做铺垫好了。
*最后一段出自《混音人生》

评论(11)

热度(75)